首页 学校邮箱 网站登陆入口
校园新闻
首页
>>新闻公告>>校园新闻

【温州晚报】“大咖班主任”——张海光:尊重每一株小树的自由生长

发表日期:2019-09-09 浏览次数: 字号:[      ]

张海光
任职学校:温州市第五十八中学
班主任年限:11年
所获荣誉:温州市骨干班主任、

温州市教育局直属学校先进德育工作者 


        作为一名高中政治老师, 张海光在讲授哲学知识时, 经常会用到一句名言:“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在张海光的心目中, 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班级, 班级里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学生。那么在面对这些不同时, 张老师究竟是怎么做的呢?□施滢滢 

    “一个班级的那么多学生,来自不同的生命胚胎、不同的原生家庭,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进入高中阶段之后的学生,已非幼苗,更非种子,已然是初具雏形的小树。这几十株小树,萌发自不同的种子,且经历过不同的阳光雨露,长势各异。”张海光老师将学生们形容为长势各异的小树,而如何让这些小树都能成长为有着各自精彩的生命体,就成了他作为班主任最重要的工作。

    于是,他曾在自己所带的班级里发起了一项行动—— “寻找特点”“发现特点”“赏识特点”“做大特点”。这个行动看似简单,首先要攻克的是将孩子身上自以为的标签先去掉,再重新贴上我们是“最有特点的学生”这个新标签。

    张老师先从一位叫豪仔的学生入手。豪仔在学校很“有名”,原因竟源自他的好脾气。这个特点既让他的人缘很好,不管男生、女生都喜欢和他玩,可也是把双刃剑,当有个别学生调侃他、对他进行恶作剧时,他也始终笑嘻嘻地,不懂得说NO。显然,好脾气是豪仔最大的优点,也可以说是他最大的缺点。于是,张老师便抓住豪仔的这一特点,给了他一个独一无二的班级职务:班级调解员,意为在同学间发生摩擦、同学与老师间发生误解时发挥调解作用。豪仔工作的主动性非常强,更可喜的是在“调解”的过程中,也迫使豪仔不断地判断谁是谁非,哪些事情应该做、哪些事情不应该做。可以说,每 “调解”一次,豪仔也在进行一次自我教育。张老师说,这个“班级调解员”,不仅发挥了很好的班级“润滑剂”的作用,也让学生自身得到了很好的成长。

    此外,张海光还往往会根据学生们的特点,为学生寻找适合他们的升学途径。他告诉学生们,现在升学的途径非常多元,而作为一群有“特点”的人,通过自身的“特点”来考上一个适合自己的好学校,完全是有可能的。于是,在他的班级里,有从小爱好网球的学生通过网球特招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有特别肯吃苦的学生根据自己性格尝试报了“老年护理”专业;还有学生用自己的“特点”说服了家长选择了一直想从事的行业……

    在张海光老师的这座植物园里,学生们都在成为那株独一无二的小树。

     作为植物园中的园丁,张老师认为班主任这份工作不同于农田里耕作的农夫,因为农夫一心只想着收成,一棵影响收成的作物是可以“被牺牲”的,但是园丁却要细心呵护园内的每一株植物,因为每一株都是一个完整的个体,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价值。

    在张老师看来,班主任的工作要以一个合格“守望者”的形象出现:既不在该介入的时候缺位,也不越俎代庖无限越位,也就是要做到既呵护学生的健康成长又不代替学生的自我成长。他说学生的学习成绩并不应该是教师工作的唯一“收成”,而更应该让学生自身潜力的充分被发掘,学生“个性化”发展的充分实现,使学生符合社会对合格乃至优秀公民的充分要求。

    为此,张海光老师用的手法是“修剪”,剪去不利学生生长的枝杈;技巧是“浇灌”,滋养学生良好的品行;姿态是“守 望”,守望着学生在规则内的自由生长。

    曾经,他的班级里有这样一名学生——小袁,他性格内向,与自己班级甚至寝室同学几乎都不怎么交往,于是半个学期后其家长便以孩子在寝室睡觉不习惯,与寝室同学相处不好的理由,提出走读的申请。这时候,张老师首先对小袁进行了观察,发现事情并非那样简单。他发现小袁这时候选择不住校,是想回避自身人际交往能力欠缺的这一问题,而这一不利孩子成长的逃避心理显然是需要“修剪”的。于 是,张老师先和家长沟通,让他们认识到这是孩子成长的一次机会,需要让孩子自己学会处理。再来,他和小袁商量不开长期走读的证明,而是改为一天天的请假,哪天小袁想住校了就可以马上入住。之所以这样处理,张老师表示也是为了让小袁将处理好寝室关系当成一件事,并学会主动去面对。随后的一个学期,张老师始终关注小袁,给了他更多在班内发言和表现的机会。他说要站在学生的角度,用爱浇灌他们的心田。而这样的守望,最终让小袁变得话多了、笑容也多了,甚至在分班时还不停询问张海光 张老师今后带哪个班

    如果说学生是小树,班主任是园丁,那么班级内部就像是一个生态系统。

    植物园里的树木生活在生态系统里,各种生态条件在自然界中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树木也在同化环境的过程中,接受了环境对它的影响,形成了生长发育的内在规律,并改变着环境。这两个方面,构成了树木与环境之间相互矛盾又辩证统一的关系。

    张老师说,学生与班级之间,亦是如此。学生个体与班级集体之间,相互影响而形成了特定的“班级性格”。同时,一个班级的“班级性格”会对生活、学习在其中的每一名学生产生深刻的影响。

    因为每次接手的每个班级特点都不一样,所以张老师每每都会根据不同的班级磨合后呈现出来的最初班级特点,有意识地往某个方向引导。比如一个班级普遍偏向腼腆和沉闷,他就尽量发掘相对活跃的学生,平时让他们在班级多安排任务,多与同学们接触,多组织集体活动,这样过一段时间后,整个班级氛围会被带动得相对活跃一点,班级性格也得到改良。又比如一个班级刚开始时集体荣誉感缺失,他就尽量找出有集体荣誉感的学生,多跟他们在班级公开对话,多把这些学生对集体的荣誉感表达出来,并变成班级的“意识形态”,慢慢地整个班级性格也就会往所希望的方向前进。 

    “一个植物生长的良好生态系统,会具有很强的自净能力,利用自身的生态循环自净。同样,一个良好的班级生态,也应该具有良好的集体教育能力,利用集体舆论和集体意志的力量,让生活于其中的每一名学生借助集体产生自我教育的力量。”张老师认为,一个班级不能没有“班规”,但是也不能只有“班规”,在班规之上,最理想的是能形成一种班级文化,或者班级价值观,在价值观的引领下,可以避免班规的过于死板生硬带来的弊端,同时也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班级的集体教育功能。

    在这一点上,张老师可谓身先士卒。班里的卫生工作,除让学生轮流安排,他也让学生把自己排进去,跟学生一样的要求;班级的奖惩制度,班主任也是其中一员,学生做评价者,犯错了跟学生一样受罚。有要求学生做到的,他认为自己先要做到。每一个接手的班级,他都这样要求自己。他说学生的眼睛是雪亮的,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自己做不好却对学生指手画脚的一定带不好班级,时间越长越难带。




编辑:周士良

审核:魏昌富


关注我们
分享一下
密码:

学校简介 | 家校活动 | 校园新闻

Copyright © 2003-2018 温州市第五十八中学 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12713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